今天:2016
首页 > 文章页
谢作如:创客教育的探索者和实践者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18-7-10        
  

 

谢作如:浙江省温州中学创客教育工作室负责人,温州市享受教授级待遇中学高级教师,教育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研制项目组成员。温州市政协委员,民进温州市委会委员,民进温州中学支部主委。

 

从门外汉到国内最早研究ScratchArduino课程的一线教师;从开始的无意而为之,到顺势而为,谢作如让更多学生爱上了“造物”。他给学生看似“无用”的教育,却让他们受益终身;他不追求高大上,却成就了一批科技奇才。他说,创客是他的梦想所在,会继续一步步向前走。

 

  从无意而为之,到顺势而为

 

  在浙江省温州中学的创客空间,都会有许多“小创客”利用课余时间来这里进行创作,而学生自发来到这里的原因,除了个人的兴趣爱好之外,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善于挖掘出他们的潜力、为他们开启一扇扇门的人生导师——谢作如。

 

  每每谈及走上创客之路的原因,谢作如总会想起儿子谢集。2006年,温州中学负责机器人竞赛的辅导教师改教物理,不再教计算机。为了填补这个空缺,当时作为信息技术学科组组长的谢作如亲自上阵,教学生学习机器人课程。同时,他决定利用现有资源,顺便带自己的孩子好好学习如何“玩”创客。制作机器人是一项很综合的活动,在谢作如的带领下,儿子谢集从幼儿园开始就玩机器人,一年级时就学习Scratch,后来玩3D打印机、App inventorPython等。几年来,谢作如在陪伴孩子的过程中,见证了国内创客教育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儿子谢集通过各种创客活动,不仅学习成绩突出,而且兴趣广泛。谢作如认为,这种在“动手造物中学习”的教育方式也适用于更多的孩子,他想借此让自己的学生也发生改变。

 

  谢作如和学生们很快就爱上了机器人竞赛这项高科技活动。2009年,谢作如带几个学生参加机器人比赛,原以为可以拿到全省第一,没想到却被一个职高的学校队伍打败了。输了比赛,参赛的两个学生决定自学单片机知识,要自己做一个机器人。机器人做好后,两个学生带着学弟学妹参加了温州市级比赛,由于在性能方面比不过厂家制造的机器人,最后连参加省赛的资格都没有争取到。几经失败后,谢作如开始反思,学机器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比赛,能否把机器人的知识融入其他方面?比如,利用传感器对家用电器进行智能控制等。为此,谢作如尝试让学生结合研究性学习,将机器人的知识应用在科技创新项目中。2010年,学生在“温州市大中小学生环保作品设计大赛”中脱颖而出,获得了3个一等奖的好成绩。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已经慢慢踏入了STEM教育领域。

 

谢作如还作为联合发起人,组织了国内第一个民间创客教师团队——猫友汇,这是最大的教师网络研修社群,聚集了国内一批对STEM教育、创客运动感兴趣的教师,交流以ScratchArduino为核心的创客技术和课程资源。因为觉得STEM还不够吸引学生,他们自发给STEM中加上了A(艺术),形成STEAM教育。在第三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上,谢作如获得SERVE大奖。他所倡导并积极推动的创客教育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一切都是无意之中,我们就是要把无意变得有意。”正如谢作如在获得SERVE奖的获奖感言中所说,自己从最开始的无意而为,到如今的顺势而为,通过课程、空间、活动,让更多有心做创客的人找到更好的轨迹,也让更多的学生爱上“造物”,为他们开启新的研究领域。

 

  共享智能硬件,开展多类型创客教育活动

  

  谢作如在《关于引入民间力量进一步推进温州创客教育发展的建议提案》中提到,创客教育核心是“造物”,学校要开展创客教育,肯定需要建创客空间,购买必要的工具和材料,配置一些教学套件,是全新的投入。依靠政府部门目前的专项经费,建设周期很长,轮到一些农村薄弱学校可能需要很久。而且对师资的要求也比较高,需要一定的造物能力、课程开发能力,还需要有跨学科学习的教学经验。这几年,能兼具政府平台优势,又能吸纳社会力量的PPP模式虽然对推广创客教育起了一定作用,但还是满足不了当前教学要求。

 

   在推广创客教育时,谢作如团队发现创客企业和学校之间缺少一个交流平台,导致信息不互通,企业不知道学校的需要,学校也不知道哪些企业可以提供好的教学器材,导致有些学校因无设备而处于被动,所设教学计划也如同虚设,创客企业的器材性能也缺少一个大众型的测试环境。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电子学会现代教育技术分会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和浙江省谢作如名师网络工作室联合推出了“共享智能硬件”计划。该计划是一个中国电子学会创客教育专委会结合“乡村振兴”战略推出的青少年创客教育公益推广活动,其核心模式是由创客企业免费提供智能硬件,创客教育专委会、猫友汇提供师资,以帮助乡村学校开展多种类型的体验性创客教育活动,缩小城乡差距,让乡村孩子也能享受优质教育。

 

   活动分长期漂流、短期漂流两种实施方式。长期漂流时间为一个学期,提供器材数量20套左右,学期结束后器材归还活动组委会;短期漂流时间为一周左右,器材数量10套左右,活动完成后器材归还组委会。

 

   人工智能教育,公办民办教育应融合发展

 

   201778日,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提出,在中小学阶段要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党的十九大后,教育部要求高中信息技术课标组在新修订的课程标准中增加“人工智能”方面的教学内容。谢作如在《关于落实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的提案》中提到我市已有相当一部分的初中和小学已经不再开设信息技术课。有些学校虽然还有信息技术课,但课时也严重缩水。没有信息技术课,如何实施编程教育?如果连编程都还没有普及,那怎么实施人工智能教育?

 

他在提案中建议:一、教育部门牵头出台相关教学规划,开发不同层次不同系列人工智能教育课程,让学生能够正确了解、理解、应用人工智能;二、教育部门应重视专任教师的培养,积极邀请高校的人工智能专家,以及企业中研发人工智能产品的工程师,为中小学信息技术教师组织高质量的教师培训;三、教育部门建立惩罚机制,督查编程教育的实施情况;四、出台相关政策,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鼓励社会培训机构为中小学提供人工智能课程,引导学校优先选择和人工智能教育方向的课程机构合作,缓解学校缺乏专项经费和专任教师的压力。

中国民主促进会温州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03731号
(c)2014-2015     www.wz.zjmj.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