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6
首页 > 文章页
老猴初识侯马
            作者:叶坪    发布日期:2018-6-11        
  

 

一路沐浴着五月的荷风,千里迢迢地从东海之滨的“温馨之舟”温州,又是飞机又是动车地来到山西晋国古都侯马,我乃属猴的老顽童一个矣,早已错过了“骑马封侯”的机遇。此次,应邀参加“中国作家看侯马”采风笔会而来,荣幸、感谢加开心。七旬又五的我,尚能行走江湖拥抱自然,澄怀观道寻诗访友,这毕竟是人生乐事。更何况侯马在我国有极高的声誉和吸引力,第一次踏上侯马这片热土,我便诗兴大发:

惊奇于七千年的文明史,此刻

就在我脚下这片广袤土地上繁衍不息

太阳还是那个太阳么

五月的阳光,酥酥地锃亮我的双眼

 

倾听那黄钟大吕的晋都遗韵,抚摸

那古城墙斑剥的城堞,金戈铁马雄风四起,

垦田就是广积粮么

汾河边我饮汾酒润喉唱响信天游

 

沐浴在葳蕤的绿色之中,生命

竟如些深邃淳厚而又年轻

那是不屈不挠永永远远的青春歌谣么

看龙形玉佩腾空翔舞叱呐风云

 

拜读着侯马儿女辉煌的创业史,前行的

脚印深深浅浅坚忍不拔,此刻

就让我变成一只江南飞来的小蜜蜂

追寻并尽情吮吸最初的蜜……

在太原南赴侯马西的05357次动车上,我还写有七言拟古风一首:“我乃诗坛老顽童,行走江湖自从容。躬逢笔会会文友,仰拜高山山葱茏。侯马非马胜飞马,盛世踏燕见奇功。文人相聚更相亲,水石同淙唱大风。多谢主人情谊厚,谋面如故先鞠躬。奉献美文抒情怀,中国梦里唱大同。”我知道,这仅仅是我初识侯马的拙句而已。作为一个匆匆的过客,我将深入这片神奇的土地,并为侯马顶礼膜拜。晋国古都侯马,古称“新田”,公元前585年,晋景公以“土厚水深、居之不疾”而迁都于此,传位13世,历时209年,见证了悼公复霸、魏绛和戎、六乡倾轧、三家分晋等著名历史事件,影响深远。诚如我国著名历史学家谭其骧先生应山西史学会之邀在山西大学所作的报告中所言(原载《晋阳学刊》1981年第五期上《山西在国史上的地位》一文):“现在的山西,在全国,在华北,都不过是一个一般的省份,并不突出。但是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好几次,山西在全国,至少在黄河流域,占有突出的地位,其重要性有过于今天的山西。”文章从政治、经济、文化等角度,分析了山西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展示了三晋大地最凝练的千年历史画卷,堪称现代《晋问》名章。谭其骧先生已经作古,说这话时还是1981年,如今深入改革开放的山西,早已今非昔比,“虎踞龙盘今胜昔”。俗话说,落后就会挨打。春秋时期“礼崩乐坏”,征战厮杀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但诸侯和卿大夫之间,也常以举行盟誓得以相互牵制并暂免战乱,这在《左传》中的记载就有近200次之多。联想到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多边会谈及朝韩会谈,为全球所瞩目。虽然尚有霸道的美国佬从中作梗,但更有我国的坚强支持,我相信世界潮流必定会顺者昌逆者亡。谓予不信,可拭目以待。

走进侯马铸铜遗址,便想到刚参观过的晋国古都博物馆内展出的侯马出土文物,大到鼎、壶、豆、鉴、尊、偏钟,小到铜镜、阳燧、镞、车马饰件等,其器形之繁多,纹饰之精美,被称为“晋式铜器”,在那个古老的年代,确实具有鲜明、超前的时代特色和文化特征,令我为之倾倒。侯马对晋国遗址,以及古文化的发掘与保护,特别是在侯马文体中心建设中金墓的发掘并进行异地搬迁保护工程,做得都十分到家。同行“独步中国第一人” 的旅行家、作家,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的陈刚小兄,非常欣赏侯马的生态环境,一路上静拍、抢拍地拍摄了大量的照片,还热心地为大家合影留念,当了一回义工。他说:“侯马厚古更不薄今,宜游宜居宜摄影,真是个好地方!侯马之行,此次真是‘诗人盛会更无前’哟!”我站立在以平望、牛村、台神三座古城组成“品”字形宫城的遗址上,左右“左祖右社”的宗庙和社稷遗址,仿佛有礼乐之声和梵音此起彼落,迎风传来,庄严而又旷达。

在侯马的“中国西瓜之乡”,热情好客的主人们捧出一个个又大又甜的大西瓜来款待我们这群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与诗人们。也许是一时的干渴,或许更是大西瓜的香甜,竟使朋友们一个个大快朵颐。我却在一边品茗看着热闹。杭州作家王珍将最后一片西瓜递给了我,“叶老师,只剩这最后一片啦,你尝尝,很甜的!”我尝罢西瓜,即兴得小诗一首:“在侯马的中国西瓜之乡,我/吃到了最后一片西瓜,/不是我故作姿态/悠悠然我喜欢品茗,喜欢/看热闹的场面/王珍递给我的/小是小了一些,但很甜很甜/甜中犹闻缕缕清香,我已足矣//当我踏上侯马这片向往已久的热土/侯马人的爽快与热情,已经让我/甜甜地浸润在绿风的清爽里/开心/且忘却归去”。我把这发到了王珍的手机上,王珍说我“人虽老。脑子还很灵活哩!”闻此,付之一笑。

侯马是个县级市。没想到地处高铁火车站对面的侯马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居然占有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农家大院,与侯马皮影民间艺术馆两块招牌一个家。院子里有花草果木,四棵矮矮壮壮的果树上正挂满了成熟的果实,好客的侯马民间文艺家,让我们这批客人尝了个新鲜。在皮影戏观赏室里,我们还兴致勃勃地观赏了精彩的皮影戏表演《猪八戒找媳妇》。像侯马市政府如此匠心独具地安置市民间民艺家协会和侯马皮影民间艺术馆,恕我寡闻少见,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县级市委市府,能如此重视文化,使我意外惊喜,很受启迪,很有创新意识。

劳动创造世界,手艺胜在侯马。作为本次活动《走进中国手艺小镇·侯马行》暨“诗书侯马、画说侯马、歌咏侯马”系列活动的主打节目。当我迈入侯马的中国手艺小镇,古朴匠心的大牌楼和双面门联,我国手艺所蕴涵的文化气息便扑面而来。琳琅满目的手艺在侯马甚至已经升华为艺术与文化的结晶,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传承与创新的骄傲,侯马的中国手艺小镇确实名不虚传。在手艺展示大厅的二楼,在作家题签的长卷上因为未见文房四宝,我便兴致盎然地觅得一方空白处,借炭酸笔改为粗笔写下“手艺擎天”,还认认真真地在四字的下方补跋曰:“侯马中国手艺小镇名扬天下,文化底蕴深厚之极,仰慕而来不虚此行也。浙江叶坪。”还在跋文之前及签名之后用红笔画了闲章“大吉羊”和我的印章,俨然假冒“书法”而凑个热闹。偶见侯马市委王熙杰书记亦在签名,便将随身携带、手艺小镇所赠的《画说侯马》一册,求请王书记签名留念以供收藏。要说收藏,此册若能请蒋子龙先生和市府段慧刚市长,以及与会的作家诗人们都签上大名,其价值就会更高。我虽然尚为老顽童一个,但毕竟我已经是这次与会来客中的年老者,便无意再打扰各位文友。感到十分开心的是,不少文友都说我“根本不像一个七十五岁的老人,看起来还只是五十七岁……”来自巴马长寿之乡的广西作家瑶鹰对我说:“在巴马,75岁也是个少年,你就是‘巴马少年’,肯定长寿!”。而为了迎接孩子们的“六·一”儿童节的到来,天津著名作家王忠琪创意地让文友们都戴上了鲜艳的红领巾,使我在欢乐之中,简直又到了童年。“戴上红领巾,甘为小学生。童心诚可贵,壶口共飞鸣。”此乃《五言即兴》。干脆,且让我抄录打油七言或绝句若干首,敬乞读者诸君指谬。——《侯马某街头偕诗友宵夜得句》:“侯马情深夜不眠,街头灯火醉成烟。东西南北文缘会,举酒高吟颂晋篇。”《题普济寺并奉呈住持释宗耀法师》:“道穷犹见门洞巧,普济佛光喜宗耀。四百年间沐法雨,藤树化龙更妖娆。”《告别侯马》:“晋都古韵五州赞,景色迷人欲状难。回望宜游宜居地,相思梦里亦安然。”也罢,贻笑方家矣。

在这里,我必须写一写彭真故居。彭真,侯马出生,伟大的革命家,原国家领导人之一。我很乐意在拙文中把侯马籍作家、诗人王林强调寄青玉案的《祭奠》一阙借此作为对彭真的拜祭:“依依杨柳霏霏雨,万千缕,随风去,唯有思情须记取。乌鸦反哺,羔羊跪乳,此事通今古。常思骚客填辞赋,还念根须养嘉树,细雨浥尘滋麦黍。世间万物,金绳普渡,极乐西天路。”彭真的故里,仅留下一个窑洞。我什么都信,最后只信自己,却以三鞠躬拜之,以为对彭真的缅怀和敬仰之情。再说王林强,此次活动接触甚少,但也很敬佩他。他也是侯马人,却在远离故乡的天津成家立业,是个作家与诗人。活动期间,得到了他写家乡的两册赠书《南依离开》,在游览之际就感到他很有热爱故乡的赤子之心。一个人在远离故土之后若不爱故乡,不爱故乡的父母和乡亲父老,又岂能妄说爱这个又爱那个而自欺欺人?据悉,此次活动由他为侯马请来了天津以作家协会领导者、作家王忠琪先生率领的不少作家们躬逢其盛,我敬重侯马人王林强。偶得华翔大酒店一楼琥珀林酒庄,品茗、品酒室兼书室里主人陈杨帅让我欲购不成反赠于我的2009年《走遍世界炎黄地理》出版的《侯马》一册,拜读之后惊悉侯马尚有春秋时期的晋国音乐大师师旷“独步音律世界,钟铺征磬,和谐万方”而流传于世;有早于大禹治水的华夏治水第一人台骀以及我拜谒过的侯马台神庙;还有建于明永乐年间的玉虚宫前与玉柱峰太和宫前的侯马“忤逆坟”;在侯马西三里许的牛古城南,还发掘有金代戏曲家董明的戏曲砖雕墓。我13岁辍学投身粉墨生涯,也应为梨园弟子出身,当过剧团编剧、《文学青年》月刊诗歌编辑和电视文艺编导,温州又是南戏的故乡,戏曲家董明自然是我必须敬重的先辈古人……更有史载“和谐”的治国理念,最早就在新田(侯马)提出等等,实使我更加崇敬侯马,终于在普济寺前伏地跪拜。侯马之行,得到的实在太多太多。侯马千秋业,祖国万年青。

我一直有读报的习惯。在太原飞返温州的MU5294航班上,从《山西晚报》的〈山西·综合〉版上,我十分欣喜又赞赏地读到了一篇《朔州市委自拆围墙  绿地车位社会共享》的新闻报道,联想到某些地方的党委和政府大院警卫森严,百姓走访难的现象,我为朔州市委叫好,为山西叫好!这无疑是为深入机关改革又迈出的一大步。而此次侯马之行,使我对山西人民豪爽、率性的亲情,确实有了更深的体悟。飞返温州之后,我居然从温州日报、温州都市报、温州商报、温州晚报上,连续读到了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全球行赴山西采访组发自山西的采访报道《三晋大地上温商奋斗路》、《勇“闯”山西的温商们》、《三晋大地上,有杏花村的“温州酒王”,也有黄安国的“黄金国”、“信义大哥”等温商的传奇奋斗路》、《“寻梦”山西的温州人》等有关报道而深受感动,并把这些报道及时寄给了侯马市作家协会的霜韦和临汾作家,建言临汾的作家朋友们深入生活,不妨去写写多年生活、创业在临汾和侯马的“温商”们,他们可是新侯马人呵。我还欣闻温藉艺术家林剑峰剪纸作品《百鸟朝凤》近期摘冠在山西临汾市襄汾县举办的“折射·丁村剪纸艺术展”上。作为一个退休佬,一个曾经在西部大开发时奉命带着摄影组赴大西北采访“温商”,并编导过系列专题片的我,甚至为自己由于在侯马时间太短、“节目”太多,未能答应侯马市文联老主席姚兴河欲带我去侯马温州商会会一会我的温州老乡的热情建言而后悔莫及。

山西——浙江。山西有黄河,有壶口大瀑布。有华夏之根、黄河之魂、佛教圣地、晋商家园、边塞风情、关圣故里……古建瑰宝和太行神韵。浙江有钱塘江,有海宁八月看大潮。有早在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就有原始人类“建德人”的活动,也有距今5000年的良渚文化。我就是京杭大运河畔、江南十大古镇之首的塘栖人,与良渚同属杭州市的余杭区,我国的“四大古梅”,塘栖的超山就独占了唐、宋两棵。在我脖子上还一直挂着一串翡翠老玉和良渚文化的勒子,老玉上还雕刻着一头捧着桃的猴子哩!山西与浙江远隔千里,遥遥相望,心是相通的。温州欢迎你们,临汾侯马文坛的朋友们。

 

               2018年6月6凌晨急就于温州。

 

中国民主促进会温州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03731号
(c)2014-2015     www.wz.zjmj.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