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6
首页 > 文章页
外公的抗战回忆
            作者:张永谦    发布日期:2019/6/24        
  

 抗战,是凝聚在中国人心头的一部血泪史,刚刚聆听了抗战烈士后裔邱先生的演讲,原谅我,哽咽得不能自已。

 各位嘉宾,下午好!我是律师张永谦,来自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与作者王长明是湖北荆州的同乡,长明兄是荆州松滋人,松滋大家不一定熟悉,但松滋的“白云边”酒常在央视做广告,可能更有名,它取自李白的诗句:“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我是荆州石首人,温州籍的抗日名将,被日军称为“支那猛将”的朱炎晖将军,在武汉保卫战中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英勇负伤,在撤离至石首的藕池口后因伤重不治牺牲。石首藕池口沦陷后,据称,朱将军曾被日军开棺鞭尸,发泄仇恨。解放后,藕池口因荆江分洪工程,在六十年代被划入荆州公安县管辖,我曾在多年前,请我父亲向当地老人及藕池镇人民政府寻访朱将军墓地,可惜因年代久远,没有结果,家父也在半年前因病去世,甚是遗憾。

 我的家乡,也曾被日军侵占,在我们当地,那时候大人吓唬小孩,不是说:“老虎来了!”而是说:“老东来了!”,“老东”是我们当地对日军的蔑称。老百姓为了躲避日军,称为“跑老东”!小的时候,常听老人们说起这一段苦难的历史,荆州地处江汉平原,只有长江大堤或者砖窑厂才是制高点,年少的我们,曾到这些历经战事的地方,寻找弹壳。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新一代,虽没有经历那一段苦难,但也在我们心灵刻下了战争的烙印。

 我外公曾是一名国军抗战老兵,其实这一段历史,年少的时候,我并不知晓,直到改革开放后,才从长辈的口中零星地听到一些东西,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口述也是历史。20121月,我回湖北探亲,专门问了86岁高龄的外公,在我的新浪微博中,记录了这样一段话:“我的外公,一名抗战老兵。原国军四十四军一〇五师四〇五团三营文书。1943年至1944年在湖北公安、江陵,湖南常德、津市、沅陵等一带的抗日战场。他还记得他的团长杜方,营长肖奉章。”不久,我的同事黄璜@我,他说:据他考证,四十四军应该是一五〇师四五〇团。因我是事后微博记录,可能因年时久远,外公记忆误差,或我记录有误。当年这次访问没有录音录像,此后见面,外公因年迈老年痴呆,无法正常沟通交流,非常可惜。

 这是我唯一一次当面询问外公这段历史,他简要的介绍了一些他的抗战历程,据推算,当年他大约十五六岁,四十四军一五〇师四五〇团所属部队进驻我的家乡,大都是四川人。我不知道当年他去当兵,是自愿还是被抓壮丁,因外公读过几年私塾,略通文字,他的职务是文书,他回忆了某次在长江上的战斗,日军用机枪扫射的情形。刚才王长明在介绍中,提到抗战中国军的营养与战斗力的关系,我可以补充一个细节,我外公提到,他们在抗战期间,每个月有两次吃肉的机会,分别是农历初一和十五。我曾听家人说,外公在世时,曾给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写信,书信的内容或答复与否,不得而知。20153月初,我外公因年迈去世,享年91岁,据我所知,外公至死没有得到任何官方承认或认可。

 今天,在座的有温州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代表,还有像王长明、周保罗先生这样的抗战研究者,对各位为中国抗战史和抗战老兵的辛勤付出致以崇高的敬意,谢谢大家。

 

2019126

(本文系作者在《温州莲花心抗战史研究》新书分享会上的发言)

 

中国民主促进会温州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03731号
(c)2014-2015     www.wz.zjmj.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