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6
首页 > 文章页
我心目中的黄宝琦老师
            作者:郑元明    发布日期:2018/12/3        
  

黄宝琦先生于2018113日溘然仙逝,享年88岁。谨以本文纪念辛勤耕耘、桃李满园的黄宝琦老师。

1955年,我在温二中念初二,黄老师是我们班的地理课教师。那时候,温二中的教师大都是老教师,与同学们的交流不多;而黄老师刚刚从浙江师专毕业,年轻英俊且热情洋溢,很快就与同学们打成了一片。 

有一件事情给我的印象很深刻:讲解“苏联”一课的时候,除了莫斯科、列宁格勒等著名城市外,还讲到黑海的旅游城市“敖德萨”和北极圈里的不冻港“摩尔曼斯克”。可是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孩子,记不住这些拗口的新名词。第二次上课的课堂提问,被提问的同学怎么也讲不出这两个城市的名字。黄老师没有生气,他仿佛自言自语地用带乐清口音的温州话说:麻糍买四个、麻糍买四个……声音渐渐变成了“摩尔曼斯克”,全班同学哄堂大笑。黄老师没有笑,继续念下去,熬得杀、熬得杀……于是“敖德萨”也就出来了。这件事情我们记了几十年,现在仍然是老同学聚会时的一个话题。

还有一件事情也记忆犹新。那时候,学校里组织了不少课外兴趣小组,黄老师担任地理兴趣小组的指导老师。他指导我们测量海坦山的高度,从学校三号楼前的平地开始,第一个测量点定在图画教室前面的平台,然后一节节上去,经过好多次的转换,最后测得山顶离地面24.5米。不知为什么,这个数字我一直记得。四十多年后,我要在海坦山旁边买房子,房子是预售,买几楼好呢?我想到海坦山的高度,就选择了楼幢的第十层,这样,平视过去,眼前刚好是一片绿色的树木。

温二中毕业之后,上大学,分配到铁路部门工作,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夏天,我才调回温州,到母校当上了物理教师,这样,我由黄老师的学生变成了他的同事。那时候(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高二开始,学生就分成文科班和理科班,温二中的文科班在全市独占鳌头,黄老师则是包揽了文科班的地理课教学,责任大压力重,可谓劳苦功高。那时候,全民掀起求知的热潮,出现了一批高复班,我也被高复班聘为物理教师。但是,我仅仅是一名新教师,对教高复班毫无经验,心中很是忐忑不安,于是就向黄老师求教。当时黄老师也兼任高复班的教学,他告诉我,高复班的同学已经学过了至少一轮,如果教师还是按照课本一步步地教学,不仅时间不够,同学们对“炒冷饭”也不感兴趣,教学效果肯定不好;所以,要求教师把教材真正“吃透”,然后精选一批重点,在讲深讲透重点的同时,再把其余的内容也包含进去。他这个经验与陈立明先生(省首批特级教师,校物理教研组组长)的经验不约而同,我就按照这样的路子努力走下去,在高复班的教学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那时候黄老师还兼任市地理学会会长,他带领学会同仁配合经济建设的需要,认真进行地理考察和分析研究,编写发表了多篇考察资料。那时候的大罗山还处于原始状态,他带领地理学会率先发起并联合其他十三家协会组成了“大罗山旅游风景资源考察队”,经过一周的考察和一个多月的分析研究,编撰完成了《大罗山资源综合考察资料汇编》,为大罗山的建设和旅游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87年,市政府计划开发洞头岛,给市地理学会下达了“洞头县旅游资源开发可行性研究”课题委托书。黄老师带领考察队一行12人再次前往洞头考察,并圆满完成了汇编报告《温州市洞头县旅游资源开发的可行性研究》。今天,大罗山和洞头县的发展引人注目,这固然是历史的机遇,但黄老师和地理学会同仁们的努力,也是功不可没、值得牢记的。

1982年,由马骅先生担任主委的中国民主促进会温州市委员会开始筹建。马骅先生是黄老师大学时代的老师,他很看重黄老师,自然将黄老师列为首批发展对象。黄老师不负众望,在民进市委会的部署下,积极与温二中党支部沟通并得到党支部的大力支持,先后在温二中发展了十多位优秀教师,率先建立了民进二中支部,黄老师被会员们推选为支部主任。黄老师以身作则,带头学习统战知识,及时与校领导和党支部交换信息,还每个月组织一次支部活动,会员们学习文件、交流工作和思想情况,或者外出参观、走访、取经。民进支部这一规范的运作方式赢得了校领导的赞赏,校长和党支部书记也多次参加民进支部的活动。1986年的民进市委会组织第一次评选,二中支部光荣地得到了“先进支部”的奖牌。据不完全统计,1987年至1996年的十年间,温二中的民进会员至少获得了十次以上省、市级的劳动模范、教坛新秀、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黄老师先后被推选为省、市第八届人民代表,还担任鹿城区第二、三届政协副主席,由一名普通教师逐步迈向更宽阔的天地,持续不断地为社会做出新贡献。1983年夏天,马骅先生和黄老师介绍我参加民进组织,使我有幸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人之一。

1993年春天,黄老师刚从温二中退休,就听从民进市委会的指派,到民进职业中学担任校长。这对于黄老师又是一次新的挑战。在民进职中的三届九年任期里,黄老师严以责己,全身心地投入,培养了一支既有一定理论基础又有扎实动手能力的专业教师队伍,将民进职中建设成为“浙江省社会力量办学先进学校”“温州市社会力量办学A级学校”“温州市文明学校”。黄老师老当益壮,为学校、为民进教师群体做了大量的好事。

黄老师的身体一直是很好的,他住在水门头温二中宿舍,喜欢就近与夫人一起到瓯江边散步;我家住在陡门头,也喜欢到瓯江边散步慢跑打打太极拳,这样,我们经常见面,说说家长里短、谈谈国内国外的时事消息,这十余年来一直保持着相当紧密的联系。他知道我的膝关节不好、走路时有点痛,就积极向我推荐鸿茅药酒。他告诉我,年纪大了,夫人体弱多病,与其请保姆还不如物色一个好一些的养老院;还告诉我,打算过完春节就实现这个设想。

想不到的是,还不到春节,113日深夜,黄老师在起夜的时候,突然跌倒,溘然逝世。消息传来,大家都十分震惊,纷纷在微信上寄托自己的哀思。据统计,仅仅原民进职中就有24位教师分七批到黄老师家祭奠。原民进职业中学规模不大,这24位教师已经囊括了黄老师担任校长期间聘任、现在仍然在温州生活的全部教师。一个人能够得到全体同仁的尊敬和怀念,是很不容易的。

黄老师活得精彩,走得痛快。88岁高寿,无疾远行,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黄老师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您!

 

2018130

本文原刊于《温州读书报》

中国民主促进会温州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03731号
(c)2014-2015     www.wz.zjmj.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