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6
首页 > 文章页
我和温州民进
            作者:张烈    发布日期:2016/9/22        
  

    依稀记得是1992年的某天,我与瓯剧表演艺术家孙来来先生应民进会员、前永嘉昆剧团导演李冰先生与民进会员、温州诗人叶坪先生盛情相邀,去珍宝舫大酒店赴宴。步入宴会大厅,才知这是温州民进对我们的一次宴请。在座的有我的前辈马骅先生等。马骅先生时任温州民进主委,他向我们介绍了温州民进的情况,邀我与孙先生加入民进。承蒙看重,未免受宠若惊,我与孙先生欣然申请,要求加入民进。此后,我与孙先生就成了中国民主促进会温州市委员会这个由温州教育界、文化界知名人士与成功的企业家组成的融融相处的大家庭的成员了。
    入会之后,通过“民进章程”的学习,我了解了作为民进会员的权利和义务。时至现在,使我难以忘怀的是温州民进的敬老精神。几乎每年温州民进都设席宴请七旬以上民进会员,恭贺他们健康长寿。席间杯筹交错、欢言笑语是其次,要紧的是为我提供了聆听前辈教诲,同行间互相交流切磋的良好场所。   

    交流切磋是有益的。我是戏剧工作者,写剧本的(俗称“打戏”的)。现为国家一级编剧,曾任温州市瓯剧团副团长、永嘉昆曲传习所顾问。自上世纪九十年始从事剧本创作,历时二十余年,不讳言,我取得了一些成绩。能取得成绩的原因固然离不开本人对事业的执着与对艺术的不懈追求,但也离不开前辈教诲和与同行的交流切磋。我不能忘记温州民进对我的帮助!我深表感谢!
    2000年,由我编剧,由永嘉昆曲传习所排演的《张协状元》,参加首届中国昆剧艺术节演出,获得国内外专家、观众的热捧。这出戏成了那次昆曲盛会的热点剧目之一。赢得“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流派――永嘉昆剧”的赞誉。
    永嘉昆剧团这个永嘉昆剧的唯一艺术表演团体,早在1984年就已被永嘉县政府撤销。随后永嘉昆剧团的艺人们一直四处奔走,向有关部门吁请恢复永嘉昆剧团。遗憾的是历时十余年无有结果。这出戏的成功,显示了永嘉昆剧的存在价值。2006年,永嘉县政府重建了永嘉昆剧团。永嘉昆剧获得新生。此前的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中国昆曲”定为“首批人类口述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永嘉昆曲传习所”和全国六大昆剧院(团)一起,获得国家的特殊保护。《张协状元》曾应邀赴台湾、香港演出,均获得好评。2001年,应文化部邀请晋京演出。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这个拥有两千多个座位的大剧场演出时,居然座无虚席,观众爆满。韩国将《张协状元》剧本翻译成韩文,用韩语演出。《张协状元》剧本除被收入中国戏曲学会主编的《中国戏剧百种曲》与中国文联、中国剧协主编的《曹禺剧本奖获奖作品选》中外,还被收在由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同志担任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编纂的泱泱大著《昆曲大典》中。
     这出戏频频获奖。曾获由文化部颁发的国家给予戏剧的最高奖项“文华新剧目奖”。我个人获国家给予剧本的最高奖项“文华剧作奖”。我个人还获中国文联、中国剧协联合颁发的“中国曹禺剧本奖”。该剧还获中国戏曲最高专家奖“中国戏曲学会奖”。
    2006年,第三届中国昆剧艺术节再次在苏州举行。参赛的全国七个昆剧团八台大戏,由我担任编剧的占了三台。友人向我祝贺,说:“老张,这次你够风光了!八台戏你占三台,堪称是你的个人剧目展演罗!”我淡淡一笑,浮上心头的是喜忧参半。八台戏中我占三台,果然风光;但三台戏将面临专家、观众的评判。戏的优劣当由专家、观众说了算。再是,评奖时还将出现自己的戏与自己的戏互争高下的局面。若有一出戏落败,我将无颜面对排演这出戏的剧团。
    盛会闭幕,宣布评奖结果。由我编剧,由浙江昆剧团演出的《公孙子都》获“优秀剧目奖(金奖)”第一名。由我编剧,由湖南省昆剧团演出的《湘水郎中》获“剧目奖(银奖)”第一名。由我编剧,由江苏昆剧院演出的《小孙屠》获“剧目奖”第三名。获金奖的剧团欣喜,获银奖的剧团觉不满足。我也半觉欣喜半是遗憾。
    浙江昆剧团的《公孙子都》曾前后折腾了七年,调换过四任编剧。我属老四。先是由我省著名剧作家顾天高、黃越任编剧,剧本完稿后未投排。
再是由香港著名学者古兆申先生任编剧,取名《暗箭记》,演出反应平平。后由上海剧作家唐葆祥先生任编剧,由著名导演马科执导,该剧将子都塑造成反侵略英雄。子都题材承载不了这个主题。该剧未获成功。浙江昆剧团团长、文化部领导与几位来自首都的戏剧专家,在上海商讨该剧再搞下去还是就此止步。部领导主张不要放弃,认为这个题材很有价值。首都专家龚和德先生提议编剧要换人,并向剧团推荐了我,说:“此剧非张烈莫属。”随后他们给我来电话,要我任编剧。我不敢接受。原因是前任几位编剧都是我的熟人,我若接手,成功与否,面对故人都觉有愧。但到底抵不住部领导、剧团团长与首都专家的一再相邀,我若再推托将有“不识抬举”之嫌,只得勉强答应。此剧获得成功,总算未辱使命。2006年,文化部授予我“昆曲艺术优秀主创人员(编剧)”称号。
     第三届中国昆剧艺术节后,《公孙子都》一路走高。该剧参加第八届中国艺术节演出,获“文华大奖”。“文华大奖”是从二十多台获“文华新剧目奖”的剧目中再评选出五台最优秀的剧目。是国家颁给戏剧最高奖中的最高奖。我个人又获“文华剧作奖”。该剧还获“中国戏曲学会奖”。入选“国家舞台艺术十大精品工程”位居榜首。文化部拨款将该剧拍摄成电影。该剧应邀赴法国演出,获法国戏剧“赛纳大奖”。浙江昆剧团团长林为林主演,凭此剧再次获得“戏剧表演梅花奖”。根据浙江昆剧团2009年向文化部的上报资料,排演《公孙子都》投入120余万元,收入1800余万元,它的投入产出比,经济效益之高,居当时全国所有剧目之首。
     今年(2013年),是国家财政扶持昆剧的第十年,也是我国昆剧再度大创新、大发展、大繁荣的第一年。文化部从全国七个昆剧院(团)中遴选十台精品剧目晋京演出。十台中由我编剧的占二台:《张协状元》与《公孙子都》。

    我除写昆剧外,也为其他剧种写戏。写过越剧《晋文复国》,瓯剧《高机与吴三春》。该二剧未有机会进全国戏剧评比平台演出,但在浙江省戏剧节演出均获高奖。剧目获“优秀剧目奖”,我获“优秀剧本奖”。我还曾为湖北省京剧院写过京剧革命题材戏《贺龙——1950》。该剧参加湖北省戏剧节演出获“优秀剧目奖(金奖)”第一名。
    由于我有较高的艺术鉴赏能力,受到了文化部的器重。受文化部聘请,我先后担任全国重点京剧院(团)评估验收专家、全国优秀现代题材剧本
评选评委、中国京剧节参演剧目预选评委、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展演(南北片)评委、第九届中国艺术节暨第十二届文华奖评委。作为专家曾多次参加戏剧艺术学术研讨活动。还曾受文化部聘请去西部的新疆、宁夏、青海、甘肃巡讲,传授精品剧目创编经验,辅助他们提高戏剧创编水平。

    我取得了一些成绩,决不沾沾自喜。虽然年过七旬,我得效法前人,“生命不止,笔耕不辍”是我的追求。自知脚下道路尚长,虚心学习,才能继续创编出令人们满意的好剧本。

张 烈 民进会员,原温州瓯剧团副团长,编剧。

中国民主促进会温州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03731号
(c)2014-2015     www.wz.zjmj.org   All Rights Reserved